1. 首页 IT百科 网购比价 新品速递 热门排行 品牌大全 维修信息 天梯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天梯图 > 内容

美军“华盛顿号”航母上7名水兵相继死亡 船上发生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2-05-12 12:11   来源:未知   阅读:

  美国海军方面已经确认,在过去的一年中,“乔治·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上共有7人死亡,其中至少有4人是自杀。在船上从事安保工作的泽维尔-桑多(Xavier Sandor)于4月15日自杀身亡,这是一周内船员中的第三起自杀,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美国有线日报道称,这艘航空母舰的舰长,布伦特-高特(Brent Gaut)上校与和桑多有密切联系的110名年轻男女交谈,试图了解他们的想法。在场的水兵们回忆称,这场谈线小时,高特承认 “船员们过早地来到了这艘舰艇上”。

  另一名水兵接受采访时回忆道,大约两个月前,高特曾经通过全艇的扬声器系统向船员们讲话,告诉他们这艘仍在进行重大维修的舰艇在去年夏天时并未准备好让船员们登船,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们不能逆转情况”。

  12名乔治·华盛顿号的现任和前任船员在接受采访时描绘了一幅令人不安的画面:许多人说这艘航母的住宿标准十分糟糕——实际上就是一个建筑工地,人们对这里的食物质量感到担忧,而航母的领导层不但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反而驳回了投诉。

  自2017年夏天以来,这艘核动力航母一直在经历中期加油以及大整修的过程。美国海军表示,这一过程原本预计持续四年,但已经多次延长至至少2023年3月,航母至今仍停靠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纽波特纽斯船厂。

  接受采访的水兵们都表示这艘航母“不适合居住”,他们在大约一年前登船,当时这艘舰艇已经经历了四年的整修,本应准备好容纳部分船员,但是,当时的华盛顿号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施工区。大多数接受采访的水兵都是在匿名情况下发言的,他们担心公开发声会影响自己及朋友们在海军中的职业生涯。

  这样的情况对年轻船员的打击最大。一名华盛顿号上的水兵告诉记者:“我已经准备好应对糟糕的情况,但我没想到我会住在工地里。”自杀身亡的桑多的父亲表示,高中毕业后,桑多就追随祖父的脚步加入了海军,这让他感到自豪。但桑多曾对父亲说,船上的情况“很糟糕”。

  “每天有千斤顶在敲打,还有烟尘和异味,你怎么能睡得着?”桑多的父亲要求一个解释,“他宁愿睡在他停在岸上的车里。没有水手应该在那样的条件下睡在那艘船上。”

  接受采访的水兵们说,自杀已经成为舰艇上的悲惨现实。“我不会感到惊讶。在这艘船上待了这么长时间以后,很不幸,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我见过(自杀),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他们说,在船上不可能找到一个安静睡觉的地方,而且经常停电,缺乏热水,铺位通风情况不佳,舰艇巨大的金属结构使温度进一步上升,直至无法忍受。

  “我在半夜醒来时会冻得屁股发麻。”一位水兵说,同样表示“睡在铺位上不如住在自己的车里”。他说自己登船时只有19岁,对船上的条件感到震惊,这与他对海军生活的期望相去甚远。他在自己的车里睡了三周,直到他更加适应船上的条件。谈到乔治·华盛顿号航母上的情况时,他说:“这里是最底层。”

  美国大西洋空军发言人罗伯特-迈尔斯(Robert Myers)说,在第一批水兵上船之前,已经检查了食堂甲板和铺位。此外,他表示指挥部值班官员每天都会评估船上的膳食,控制船员的饮食质量。迈尔斯周五(5月6日)告诉记者 ,本周早些时候,当几位国会议员参观舰艇时,他们所走访的空间,包括厨房和铺位,都得到了很好的维护。

  然而,一名经常在深夜值班的水兵说:“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东西剩下,一点麦片或一个小鸡腿,不过可能是没有煮熟的。”一名刚刚被调离华盛顿号的水兵说:“即使是囚犯的伙食也比我们在海军中得到的好。这是我经历过最疯狂的环境。”华盛顿号是她入伍后第一个任务所在地,由于糟糕的生活条件,她有一段时间出现了酗酒问题。

  本周早些时候,华盛顿号的指挥官宣布,住在航母上的四百多名船员将有一半搬到舰外的临时住所,其他想要搬离的船员也将得到同样的机会。接受采访的水兵们都认为这一举措是正确的。

  当被问及海军军方是否知道船员们睡在车里而不是铺位上,迈尔斯说每个船员都“被提供了住宿的方式”,海军将研究住宿问题是否是导致自杀的一个因素。

  迈尔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海军军方、国会领导层已经和华盛顿号现任领导层进行了广泛的会谈,并且对他们的工作感到有信心——他们将能够照顾好船员的生命及生活。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是为华盛顿号的船员保障安全健康的环境,以及确保领导层能获得足够的资源。”

  一名水兵告诉记者,人们可以在网上意见箱里分享想法或提出问题。许多帖子被标记为“生活质量”问题,内容集中在停车难、士气低落或食物等问题上,但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抱怨没有任何作用,你只能默默忍受。”

  两周前,海军士官长拉塞尔-史密斯(Russell Smith)访问了华盛顿号并且与船员进行交谈,并在声明中表示,他的访问是为了“理解船员们的关切”。但是当他告诉船员们他们应该有“合理的期望”,并且表示船员们至少“不是像海军陆战队员一样睡在散兵坑里”时,船员们惊呆了。一名水兵表示这是一场“可笑的、冒犯性的讲话”。

  “这不是我们生活在这种条件下的理由。他们可以采取措施来解决目前的情况。”另一名前船员说,船上的条件是“不可接受的”,尤其是考虑到海军有资源改善船上生活质量的情况下。“这里不是阿富汗,在那里你会有对这种情况的预期,这里是弗吉尼亚州的纽波特纽斯。”

  在最近的自杀事件以后,美国海军展开了两项调查,其一针对船上发生的死亡事件,其二将检查纽波特纽斯造船厂的指挥氛围和文化,包括住宿、停车和生活质量问题。

  大西洋空军司令约翰-迈尔(John Meier)上将说,船上增加了更多心理健康资源,例如一个特别干预小组以及一个额外的心理学家,船员们还能获得线上的心理健康资源以及初级水手的船上培训。

  接受采访的船员表示,心理健康资源“早就应该增加”。尽管船上有一名心理医生,但是他们不得不为一次预约等待数月的时间。

  家住在弗吉尼亚州的前船员雅各布-格里拉(Jacob Grella)表示,刚刚分配到位于纽波特纽斯的华盛顿号上时,他觉得非常高兴,因为服役地点离家很近。但是没过多久,他的周末回家之旅就变成了“逃离军舰的机会”。在船上的最后一年,他试图向海军的心理医生求助,但是他的等待期长达六个月,直到他即将离开这艘航母。

  尽管非常沮丧,但格里拉和其他接受采访的水兵都表示,船上的文化以及氛围是可改变的。“我认为现在需要对每一个人进行问责,需要开始关注造成问题的原因,是谁导致了这种消极的待遇和这些可怜孩子的心态。”